Powered by Bravenet Bravenet Blog

Monday, April 21st 2014

11:29 PM

永遠在那無言的情懷

    小時候,我常牽著爸爸的手去河邊垂釣,也時常蠻不講理地爬到爸爸的肩頭,高聲地叫著“騎馬嘍”“騎馬嘍”。盡管爸爸有時也生氣地說:“這丫頭這麽淘氣,快下來!”但每次都是高興地拉著我的兩只小腿跑兩圈。

     有壹次,他跑著跑著,忽然停下了,什麽東西熱乎乎地順著背往下爬。嘿嘿,真不好意思,我撒了爸爸壹身尿。父女倆樂的拍拍打打,那壹間永遠難忘的小屋裏充滿著濃濃的情和深深的愛。

     慢慢地,我長大了,很少和爸爸去垂釣,也沒有鬧著要騎馬了。我也時常學著大人的模樣,躲進自己的小閣樓裏,把歡樂輿痛苦抑郁和優傷壓在心底,也把對父親那深深的愛,鎖進了那緊緊關閉的心扉。
     眼看著爸爸的兩鬢慢慢地出現了白發,那雙壹直炯炯有神的目光變得昏暗了。他在人生的跑道上望著遠去的青春,很不情願地退休在家,他已不再擁有這個世界的緊張和喧鬧了。
     過去,他是那麽的勇敢和自信,帶領數百上千號人馬,拼博在雲貴高原的壹方熱土上,使這塊曾經是豺狼出沒的荒土上聳立起壹片片廠房,樓房。而今,老年的孤獨和寂寞困擾著他,使他常常不知該做什麽才好。
    過去,他是那麽的開朗和活躍,穿梭在援外工程的洽談會上,使沙漠上通了電視,使非洲熱帶雨林中生長出多種中國的蔬菜。而現在,面對突然安靜的生活環境,他總是不知說什麽才好。

    多少次,我盡女兒的心,為他做完該做的事。可看到的仍然是壹雙期待的目光。

    多少次,我真想叫轉那落寞而辛勞的背影,對他說壹聲“爸爸,我愛妳!”然而,壹種少女的矜持和怯懦擋住了它,最終,我還是什麽都沒說。

    九五年的夏天,我終於接到了出國的通知,我強壓著興奮和留戀之情,來到爸爸身邊。他當時正在醫院裏吊著點滴,他久久地用壹種無比留戀和充滿期待的目光看著我,說:“孩子,妳長大了,去飛吧,可要自己多註意點。”

   “噯,您也要多保重!…”我什麽也說不出來了。

    帶著壹種不放心的感覺,我緩緩地走出大門,淚水止不住往下落。

    我就這麽走了嗎?不!我不能這樣走,我要回去,要把我壓抑埋藏了這麽多年的情感向他老人家說清楚。

    於是,我從心裏爆發出壹聲熱切地呼喚:

   “爸─爸!”飛快地跑到病房門口。

    爸爸把頭轉向床內,伸出那只滿是皺紋的手,向我擺了擺。我,最終又是什麽也沒說。

    三年,那只手,那只風塵仆仆的手,壹直在我的心中幌啊!幌啊!……

    九八年的夏天,我終於回國探親了,帶著三年內多少思念多少夢,帶著三年的多少情懷多少愛,我飛到了爸爸的身邊。爸爸的頭發更加花白了,目光裏充滿了喜悅。那本是十分寧靜的生活,突然變得熱烈而活躍。

    難得壹聚,不知不覺地,我又該登上遠去的飛機。

    臨行的前壹天,父親輕輕地對我說:“妳真象壹片葉子壹樣地輕輕地被風吹來,還沒好好和我們說說話,又被風吹走了。”他說完,又輕輕地笑了。那笑容,包含著多少話要說,包含著多少的無奈和期待呀。

   我心裏壹陣茫然,是啊!三年了,我心中索繞著的無數的話語和那無言的情懷,什麽時候才能了啊?望著父親那花白的頭發和那飽經風霜的面容,我終於強壓著心裏湧動的熱潮,在爸爸的臉上深深地親了壹口,“爸爸,我愛妳!”

    爸爸把頭側向壹邊,雙肩抽動起來,“孩子,我盼了好久,等了多日,就是這句話啊!”

    他把頭轉了過來,我沒有看到父親的眼淚,他把我擁在懷裏,我卻哭了。在父親的懷中,我又找到了兒時的那種感受,是那麽的幸福,那麽的安慰。

    沒有電閃雷鳴般的呼喚,沒有翻江倒海般的激情,愛,永遠在家中,在那個不需要華麗的地方,永遠在那無言的情懷。
5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Monday, March 31st 2014

2:03 AM

煙花易冷,人事易分。

羞淚下,撚青梅,低聲問道幾時回?煮酒飲盡寂寞,於歲月裏枯等一世繁華。便青暑期數學絲染白髮,無暇!望斷天涯,無悔
雨紛紛,舊故裏草木深,我聽聞你始終一個人 。還記得那年畫樓之上,美酒佳餚,兩情相別,心上人垂淚清歌。塵世怎麼就隔斷了兩情相悅。我和你怎麼就走不到一起,是緣分?還是造化弄人?你是一場盛世煙花,在我最美的時光裏綻放,然後凋零了我所有。讓我奈何,奈何這良辰美景?曾經的 雪絮雕章,梅粉華妝再也不見,只留一朵叫做回憶的花在紅塵裏孤芳自賞……
煙花易冷,人事易分。不是不明白這真理,卻仍在來世今生裏魂醉紅顏,因為有一種愛叫做執著。而你是否在哪個地方聽到數聲啼鳥怨年華?

 

莊思敏鷓鴣清怨碎,夢醒無處追?枕畔千行淚,訴與誰人?醉眼看堂前燕,去又回。佳人別,終不歸。

青苔石上掛相思。小橋流水訴不盡無邊惆悵,縱使流盡瀟湘。也無奈!酒邊花下,纏綿與共。落英如雪,翩翩起舞。而千杯盡去,留下的瓣瓣桃花,猶是可憐。我的心疼是你,而你的心疼不知還是不是我?
明知道再多的等待也是空白,卻還是願意癡等,哪怕傾其所有。正如那句話。只要你要,只要我有,盡我所能,傾我所有。
說好的十裏紅妝,等我來鋪,說好的十裏桃林,等我來許,說好的三生三世,等我來娶。這一切,怎麼就變了,而我們之間便得如此陌生。曾經最熟悉的兩個人,是因為怎樣的傷痛?假如我能忍住,彼此交會時激動的靈魂。或許受傷的不會是兩個人搬運服務
滄海桑田過後,我們不在一起。若香花怨癡蝶,而你又會怨著誰?深閨裏,無限憑欄意。
獨倚危欄淚滿襟,小園春色懶追尋。深恩縱似丁香結,難展芭蕉一寸心。一夜柔雨未停,一夜相思天明。長笛聲,奏三更。離別苦,誰人聽?若人生只如初見,想必沒有那麼多的相思成病,沒有那麼多的無奈。不過仍有我,為你癡狂……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夢裏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一年又一季,雪花飄過,誰看見我心裏的淚。我心慢慢化成雪,墜落在這季節。而多少故事留在了我的心中。留下了多少感動。若你還相信愛情,便許你三生三世。一許,一世夢相依,不離不棄。二許你一世繁華,盛世煙花。三許,三生三世不育科醫生,十裏桃花

 

 

 

 

 

2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Thursday, March 20th 2014

1:52 AM

那支煙偷偷摸摸叼在我的嘴上,我戰戰兢兢躲在書房裡!

生活在日常中行進著,又停頓了,並且發生爭吵。

是昨晚,​​是一支煙惹的禍。

那支煙偷偷摸摸叼在我的嘴上,我戰戰兢兢躲在書房裡,剛抽了三口,一張美女的臉從廚房伸了過來。夜幕嘩啦一下,黑了。那支煙慌不擇路,一頭扎進花盆裡。長者家居照顧服務

“我叫你抽,我叫你抽!”

“太無恥了!說好了的,讓我怎麼相信你!”

“你從三月份戒到現在,戒到現在,多少次了!說,孩子要不要了?”

我無話可說。孩子當然要,不要再過幾年就該直接做爺爺了!紙菸也應該抽幾口,你不知道戒菸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兒,一天不抽,嗓子裡像要長出手來,抓呀,抓呀,想從空氣裡抓出尼古丁來。ManagedCONNECT

廚房狼藉,束手無策。本想打掃一下滿地的碎瓷片,轉念一想每次吵架都是你砸東西,我來善後,這次就不助長你這個毛病了。於是返身出來,氣昂昂進了衛生間。娘親哎,衛生間一股醋酸味,那個裝滿山西老醋的塑料桶斜著梗在馬桶裡,一點一點地冒氣。

將醋桶拿出,受了醋酸感染,氣不打一處來。我三步並作兩步越過客廳,拉開小臥室的門,要來個暴風驟雨。

門開了,得兒鏘,掩映的被窩裡,玉體半陳,雙目微醺。時光突然慢了。窗外一陣鞭炮響起。我興師的氣焰,在0.01秒內,變成一句小心翼翼的問詢:

“中午飯咋吃?”

她向裡側了一下身子,繼續睡。我又說:“該起床啦,中午飯吃啥?”

一聲堅決的、毫不客氣的短調響起:“你吃你的飯,跟我無關!”

我愣在那裡,感覺周圍的氣溫下降了300度。Burgundy wine

那麼,我就吃我的飯,跟你無關。下樓,走到交大對面,一碗牛肉麵吃上,碗裡的雞蛋像個巨大的白眼。 4K Touch
2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Monday, March 17th 2014

6:58 PM

有生之日,容許壹切

     要過生日了,由感恩生育我的母親算起,細數平生以來有恩於我的人,幫助過我的人,善意於我的人,竟數不清!再想想,我這個人實在壹般,脾氣、性格、待人處事的風格都不是特別的活潑可愛、盡善盡美,還很夠不上人見人愛。被厚愛如此,激動、感恩之余,又想了很多。   也許和我的經歷有關。當孩子時,由於我體弱、寡言,家裏人容許我懶惰、不出息,我稍有長進,得到的誇獎總是額外的多,這讓我更加努力要當個出息的孩子,以贏得更多的贊賞和關愛;當學生時,較好的成績和木訥的形貌,讓老師和同學都毫不猶豫的喜歡、誇贊我,幾乎每壹次不記名投票選舉三好學生,結果總是我;那個時候,我卻總是不快樂,總是憂慮。我擔心得到的這些會失去,失去這些會遭到更多恥笑。還有,我不知道怎麽回報他們。我覺得我做得還不好,有比我更懂事更能幹的姐妹,有比我更聰明好學、漂亮時髦的同學。當我當老師時,同事毫不猶豫的認同我,幫助我,贊賞我,把幾乎能給的榮譽和獎勵全給了我,讓我對這份職業投入百分百的努力,以致於後來形成病態的執著,使我的學生、同事和自己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壹言難盡的傷害。物極必反般,極度的盡責讓過早的我厭倦了講臺生涯。當我開始把喜怒哀樂寄托於筆尖、文字時,又有那麽多親友、前輩、同事、陌生的朋友熱情鼓勵、支持、指點於我,讓我在新的領域裏很快安頓下來。   像壹只不夠辛勤的蜜蜂,只是由於命運的垂青,給了我壹個盛開的花園,讓我隨隨便便就采到甜蜜的花粉。而我,還防備著想象中的傷害,隨時準備寧為玉碎:遇到大大小小的困難和委屈,立馬做足永久撤退的準備。   今天,當我細數曾經有過的、正在擁有的恩情時,因為慚愧和內疚,我的臉數次發燒,手心幾乎壹直發麻。很久以來,我的親友、同事、甚至那些我不認識的關愛我的人,容許我得到成績和獎勵的同時,就容許了我的失敗和缺點。而我,從來習慣跟自己過不去,不容許缺點,不容許失敗,甚至不容許成功——期待中的成功永遠比實現了的成功美滿,而我所得到的之所以沒有想象中的完美,壹定是由於我的錯誤……就這樣,那些來之不易的小小成功並不會帶來如期的快樂,那些彌足珍貴的親情、友情帶來溫暖的同時,伴隨著更多的壓力和焦慮。 Travel to Italy   我不容許失敗,不容許妳們不愛我。為了贏得關愛和尊重,我會很努力;同時,即使努力也達不到我以為的妳們的期望,我會完全潰退,從妳們眼前、某個區域、乃至凡世撤離。這世間也許沒有完美,而我又是如此凡俗,人生中充滿小小的願望和小小的失望,這些願望無論實現與否,帶來的都是多多少少的不適。   這壹切,都緣於我的苛刻,不容許。我不容許天下雨,陰沈沈的天色總讓我心情沈重,連綿的細雨又讓人無端的愁腸百結;我也不容許天晴,響晴的天,炙熱的太陽,高遠的天空,讓世界成為壹張曝光過度的糟糕的照片,讓人除了絕望和無聊再難調整出更合適的情緒;我也不容許下雪,銀裝素裹的大地美輪美奐,讓人無端生出最美的情思和最詩意的憂傷,而雪停後的慘淡,有美夢驚醒的殘忍和空虛……   在漫長的不容許中漸漸長大、漸漸老去的我,總算明白,“容許”才是人生的金鑰匙,命運的金鑰匙。我容許妳討厭我,生活在這個越來越擁擠的星球上,即使卑微如塵埃,也會妨礙另壹粒塵埃;我容許妳忽視我,我既沒有絕代風華又沒有絕世才情傾天權力,憑什麽讓妳尊重我;容許妳詆毀我排擠我甚至打擊我,妳這樣做總有妳的理由,即使沒有理由我也容許妳,得到過很多無緣無故的愛和幸運,憑什麽就不能有無緣無故的恨和坎坷? Flowers shop  容許風雨霜雪,容許明槍暗箭,容許壹切曾經萬分擔憂、恐懼、刻意躲避的物事。面對這壹切,如能微笑著告訴自己最好;若不能微笑,容許自己從容面對;若做不到從容,容許壹邊流著淚壹邊告訴自己:這也是應該容許的。   容許幸福。父母給了我們壹個健全的身體,是幸福的;父母還給了我們壹個理智的頭腦豐富的心靈,更應該幸福;而最幸福的,是父母無時無刻不在牽掛、祝福我們,用他們衰老的身軀給我們帶來盡可能多的溫暖和關愛;同時,也不必焦灼,容許回報給父母的恩情不對等,我幸福他們就幸福。   容許我會做錯事,容許我的愛傷害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容許我的執著傷害我最愛的人和最愛我的人;容許我忘記或記住那些刻骨銘心的錯誤,容許我無法控制的淚水和無法抑制的快樂;容許妳們記著那些刻骨銘心的錯誤,容許妳們想起我的錯誤時淚流滿面的指控;容許妳們想起我的好時的熱淚盈眶,容許妳們棄我而去又突如其來;容許那麽多人愛護我、支持我、寄托美好的期望於我,只要我努力過,就容許我辜負妳們,容許我的失敗、不完美,容許妳們失望。那些太沈重的愛,容許我或唐突或婉轉的拒絕,也容許我照單全收而無以為報;容許我不愧疚,容許我壹直記著妳們的恩情,容許我此生無法償還。 stacking organizers
2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Monday, March 10th 2014

9:31 PM

我總是回憶過去,我只願活在記憶裡.

我常想,多年以後,我們各自的結局。可我無力,未知的你代表著未知的過去,即使我現在以為的我堅定的心,誰知道,到我需要娶一個女子的時候,它是否還能堅守?

我總是回憶過去,我只願活在記憶裡。因為,只有在那裡,才能看見你,才能擁抱你;只有在那裡,你才是屬於我的,你的心才是屬reenex 效果於我的

無法放下過去,他們都說,既然你不愛我,我這樣又是何必,天下的女人比你好的多​​得是。我不是不贊同他們的觀點,比你好的女人太多太多,可是那又怎麼樣?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只取你這一瓢,在我喝過一口後就流失殆盡再也無法取來的水。

  我知道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你很明白你在我心裡的地位,你知道我將愛情,將你看的多重。我們都曾說過,一輩子只談一場戀愛,那還是我們未在一起時候說的話啊,現在還可能實現嗎?

我們分手了,已經消失的湖還能再复活嗎?即使你知道我多愛你,即使你為我為你做的事感動過許多回,可是你還是不能,不能再和我在一起。我們共同的好朋友,她,說,你答應我的追求只是被我感動,你根本不愛我。所以勸我放手,給你自由分析肌膚

  給你自由。是的,我不能苦苦追求一個不愛我的人,用我因她而有的無限精力來消耗她因我而有的心力交瘁。從我知道,你因為我不快樂,我根本給不了你幸福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離開你。再不出現在你的生命裡,不再打擾你過你該有的幸福生活。

  只是,我不想再談戀愛。我老了,我再沒有精神去追那些絲毫沒有感覺的女人。我只願活在記憶裡等你,等某一天,你發現,還是只有我對你最好。

曾經因你而有的悲傷,我早就看成幸福,那是我們的回憶,回憶就美好在這裡,它是定格的電影,我們可以無限次回放,只要你想。所以,每天,我都在回味,我們的這部電影,我相信,沒有結局。多年以後,定會重逢,不論是你為人妻還是我為人夫,​​我都堅信,重逢的那一天,沒有傷悲去眼袋方法

1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Tuesday, March 4th 2014

2:14 AM

親人是感情的依托,絕非經濟的救生圈。

我的觀點是自己的事自己來。想攢錢,想理財,都自己來,從做計劃到實施。當你離開家,就算長大成人了,父母也完成了他們的使命,從理論上說,不用再為你付出什麼了。而你願意給他們錢,那也是孝順他們的,從你給的那一刻,這錢就是他們的了,屬於他們了,歸他們支配的錢,該怎麼花,怎麼用,給誰花,都是他們的事,也就不用你來擔心了。而如果你如果覺得這錢是你的,不如就自己拿著,自己攢著,自己想幹什麼用就乾什麼用。家人互相關愛是很正常的,而付出了以後總想著回報,沒有得到預期的回報心裡就會有怨恨,不如不期待。付出是因為我們愛家人,而不是期待回報。我很喜歡友鄰Kim的評論“一個人在外,親人是遠方的安慰,不要把親情和利益掛鉤,單純一點就好。親人reenex 好唔好是感情的依托,絕非經濟的救生圈。”

這跟借錢有點類似,我從不跟別人發生借貸關係,有人跟我借錢,我會評估自己的實力,跟他說,你少借點吧!借給你,我就不要了,這麼多錢我承擔不了。

再說第二個姑娘,就更好說了,父親的錢,財產,都是父親的,怎麼決定是他的事。如果子女覺得需要,完全可以給父母買,不用讓父親自己出錢,改變父親的思想。

很多時候,我們會陷入這樣的誤區,覺得自己的事應該教給別人做,或者別人的事需要我們來做。去年的時候,有很多的出版人希望能幫我出版我文章的合集,我自己很猶豫,不知道該給誰。我的一位做出版的朋友說,他來做我的經紀人,來幫我。我很高興,回絕了所有找我約書的人。然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聊過這個話題了,後來我跟一位出版業的前輩聊天,說起這件事。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

前輩說,你覺得經紀人是什麼樣的?陪你出去見見出版商就能做經紀人。經紀人,不光要把作者的作品賣個好價錢。更需要了解作者,幫助作者,替作者做出出版計劃,做出寫作計劃。幫作者提高寫作水平,把好質量關。而選擇經紀人更是可遇不可求的,是作為作者重要的決定。你自己的經紀人,你自己都這麼草率的決定,別人又怎麼能幫你呢。在你找到合適的經紀​​人之前,或者說你值得好的經紀人關注你之前,你只能自己來做這些事,不要給自己任何的藉口停止寫作。你這麼年輕,正是創作的黃金時候,等你過了這段時間,你會發現,這個時候的很多思路都浪費了。你會想,當年我也是想過的,只是沒有付出行動而已。
明白了。 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

2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Thursday, January 23rd 2014

6:17 PM

新年大家的心念

  壹年壹度的新年即將來臨,人們也都開始忙著置辦年貨,平時寂靜的鄉間小道上,到處都堆滿了貨物,高大的嗓門醞釀著對新年的渴望,回旋的聲音錯綜雜亂,擁擠的人群肩並著肩,彰顯出了村民的和睦可親。
  黑黑的夜色裏,太陽還沒有睜開紅閏的笑臉,村裏已經到處閃著星星,點燃了黑夜的寂靜,照亮了昔日的孤單,人們早就打亂了雞叫的聲響,酪繹不絕中慘雜著歡喜,小孩子壹個個都起來了,睜著滿是眼屎的眼睛,用小手輕輕的揉揉,微微的燈光照在他那滿是憧景的嫩智臉上,對著母親說道:“媽媽,過年還剩幾天?我要穿新衣服。母親用粗大的手撫摸著孩子的額頭,微笑著說道:“快了,還有七八天。”此刻的母親也很快樂,因為她忙了壹晚上的傑作終於可以如願以償,手裏緊捏著的針線,用力的向著鞋底紮進去,壹針、兩針、三針……
  終於,天也慢慢的變亮,冬天的夜還是如此的冷,母親做鞋子的雙手都凍僵了,她用嘴哈著氣來溫暖自己的雙手,太陽公公露出了紅紅的臉蛋,微笑著,瞇起了眼睛眺望著,穿越過了壹個又壹個饅頭山,把溫暖灑向了人間。
  “媽媽……媽媽,我要穿新鞋。”煥然壹新的孩子活蹦亂跳著,在母親面前始終顯示著自己的調皮,而媽媽壹把拉住了他說道:“別亂蹦亂跳的,我正好找妳讓妳試試鞋子合不合這。”當她拉住孩子的手時,卻發現手好涼,然後摸摸臉蛋,更涼,此刻的母親心跳加速,她害怕自己的孩子受凍了,趕緊的把手放進了棉被裏,用自己的手緊緊的包裹著孩子的小手,生怕外面的冷氣又壹次的將孩子的手凍僵……
  鞋子穿上了,母親用手到處的打量著,看著,觀察著,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很合這,別出去玩了,外面很冷,妳在家裏玩,我讓妳穿著新鞋子。”
  “孩子很滿意的答應了母親的請求,高興的心情伴隨著新年的氣氛,頃刻間渲染了房子的沈靜。”
  新年,人們都穿著嶄新的衣服,享受著壹年忙碌的空閑,最幸福的就是孩子們,因為那個時候,新年就是他們的夢想,壹個童真的夢想。
  如今的歲月已經消淡了過去的童真,因為我們已經長大,在這些年的成長中,我們漸漸的懂得了世態炎涼,懂得了我們童真的夢想到底是什麼?懂得了父母的艱辛和不容易,懂得了關心,懂得了愛情,懂得了壹切壹切的現實,但在這壹切的成長過程中,母親時刻陪伴在我們的身邊,給我們壹個不壹洋的新年,壹個不壹洋的生活軌跡和環境……是他們讓我們度過了壹個又壹個的新年,是他們讓我們從童真的新年夢想轉變成富有自己真實的夢想……如新集團
  現在,我們都已經長大,已經不是很久以前,揉著小手盼望新年來到的自己,而是變得成熟穩重,會體諒家人的成人。
  此刻的妳或許坐在高檔的辦公桌前,或許在外流浪,或許呆在溫馨而又暖和的家裏,或許和自己的愛人看電影,或許正和當年的母親壹洋,和自己的孩子嬉戲玩耍……或許妳們已經忘記了過去的時光nu skin如新……
  希望此刻的妳能夠看到這篇文章,這個年陪著自己的父母過吧,他們陪著我們走過壹年有壹年,而如今他們白發蒼蒼,他們此刻的夢想就和我們之前的壹洋:“希望新年快點到來。”能夠早日看到妳們;能夠和妳們坐在壹起吃熱捧捧的餃子;能夠和妳們壹起看灑滿漫天都是星星的煙花......
  妳們渴望嗎?妳們想嗎?妳們會說,工作忙,家裏忙,總之會有壹切的理由來匿藏,但妳們知道嗎?他們,我們的父母,他們很渴望,渴望妳們的到來,渴望能和妳們壹起過壹個團圓的新年。
  是啊,我們的夢想已經轉變,而他們的夢想也轉變,我們從新年到事業、新的家庭,期望有個好的未來,他們卻從事業、新的家庭到新年,同時這也是心念NuHart顯赫植髮……

2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Monday, January 13th 2014

6:43 PM

龍山河旁的柳樹


今天,爸爸帶我來到龍山公園,觀察柳樹。

一進龍山公園,一片片鮮豔的綠色映入我的眼簾,綠的明亮,綠的耀眼,走進一看,原來是一排柳樹。

我急忙跑到柳樹跟前,仔細觀察。柳樹的樹杆是筆直的,顏色是棕褐色的,樹皮很粗糙,但枝條一順下垂,每個枝條都很光滑,枝條上綴滿綠色的葉子,翠綠翠綠的,一片片葉子像起伏的扁舟,一陣微風拂過,枝條輕輕擺動,一片片葉子在枝頭輕舞,像一葉葉扁舟在蕩漾。

細雨濛濛,一棵棵柳樹在雨霧中仰起頭”,仿佛在用雨水沖洗著自己的“秀髮”。而枝條們,有的在歡快的跳著優美的舞蹈,攀枝歡跳;有的緊挨在一起,仿佛在說悄悄話呢!

雨後,風停了,太陽出來了,柳樹也安靜下來了,彎下腰,低下頭,看著河水,仿佛在對著“鏡子”梳理秀髮。金燦燦的陽光照射在柳樹上,樹上的露珠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順著柳樹的“長髮”慢慢地流下來,在陽光的照射下,枝葉的顏色變化多端,有翠綠、深綠、墨綠……

這就是龍山河旁的柳樹,翠柳,綠柳,金柳!

3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Wednesday, January 8th 2014

11:30 PM

光陰雖無刃,抽走留傷痕

  光陰雖無刃,抽走留傷痕。我們這個年齡也許不太適合太深的思索,但總充滿了莫名奇妙的小情緒。曾經,我瘋狂的喜歡三毛,想像著有一天能夠沿著她的足跡,將萬水千山走遍。中醫養生保健哪怕是流浪,就算沒有方向,我也不會忘記回家的路。今年最讓我高興的就是走過很多的地方,雖然在我興奮的跟爸爸說起我去過哪些地方的時候,他給我講起了很多他當年去過的地方,顯然跟他相比,我就跟沒出過門一樣,但這絲毫也不影響我的興奮,我始終把在監利、在宜昌、在鄂州、在黃岡等各地撿的石頭沙子當成珍寶。
  2013年從武漢起航,到惠州,再回武漢,之後在宜昌、枝江、當陽、潛江、鄂州、荊州、蘄春、浠水、隨州、信陽兜兜轉轉,其中有酸甜也有苦辣,有歡樂也有憂傷,針灸中醫在兜兜轉轉之後又回到了惠州,最後終點在深圳。這麼長的距離,這麼多的往事,但我清楚的記得武漢的大街小巷佈滿了我的足跡,也難以忘記惠州紅花湖的單車行、西湖的夜賞花燈、元宵的煙火,還有到宜昌途中那一路的油菜花香都似乎還停留在鼻尖,就連監利長江邊的星星我都記憶猶新,那是我這幾年來看到過的最亮的星星。走了這麼多的路,繞了這麼大的圈,我已學會了微笑著去面對,做一個成熟的人該做的事。笑看風雨,不僅是一種姿態,更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想,這便是所謂的成長。
  成長,少了一些抱怨,多了一份坦然面對;成長,少了一點斤斤計較,多了一份隨遇而安;成長,少的是曾經的不懂事,多的是對生活更深的感悟。三年前,初到武漢,我看到的是永遠看不到幾顆星星的天空,現在,在這個更加繁華的大都市,我卻能尋到一個有沙灘、有水、有鷗鳥、有落日的地方,看天空的顏色、水面的顏色以及夕陽的餘輝映在旁邊人臉上的顏色都是帶著淡淡的金黃,我想這就是溫暖的顏色吧!牛欄牌回收在紙上,默默的寫了一段話“ May there be enough clouds to be a beautiful sunset in your life(願生命中,有足夠多的雲翳來造成一個美麗的黃昏)”,因為沒有什麼比這深深淺淺的金色更美的了。

2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

Monday, December 16th 2013

11:50 PM

As the fair Rosa

  As the fair Rosa, with foreboding doubt, had foretold, so ithappened. Whilst John de Witt was climbing the narrowwinding stairs which led to the prison of his brotherCornelius, the burghers did their best to have the troop ofTilly, which was in their way, removed.
  Seeing this disposition, King Mob, who fully appreciated thelaudable intentions of his own beloved militia, shouted mostlustily, --"Hurrah for the burghers!"As to Count Tilly, who was as prudent as he was firm, hebegan to parley with the burghers, under the protection ofthe cocked pistols of his dragoons, explaining to thevaliant townsmen, that his order from the States commandedhim to guard the prison and its approaches with threecompanies.
  "Wherefore such an order? Why guard the prison?" cried theOrangists.
  "Stop," replied the Count, "there you at once ask me morethan I can tell you. I was told, 'Guard the prison,' and Iguard it. You, gentlemen, who are almost military menyourselves, you are aware that an order must never begainsaid.""But this order has been given to you that the traitors maybe enabled to leave the town.""Very possibly, as the traitors are condemned to exile,"replied Tilly.
  "But who has given this order?""The States, to be sure!""The States are traitors.""I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that!""And you are a traitor yourself!""I?""Yes, you.""Well, as to that, let us understand each other gentlemen.
  Whom should I betray? The States? Why, I cannot betray them,whilst, being in their pay, I faithfully obey their orders."As the Count was so indisputably in the right that it wasimpossible to argue against him, the mob answered only byredoubled clamour and horrible threats, to which the Countopposed the most perfect urbanity.
  "Gentlemen," he said, "uncock your muskets, one of them maygo off by accident; and if the shot chanced to wound one ofmy men, we should knock over a couple of hundreds of yours,for which we should, indeed, be very sorry, but you evenmore so; especially as such a thing is neither contemplatedby you nor by myself.""If you did that," cried the burghers, "we should have a popat you, too.""Of course you would; but suppose you killed every man Jackof us, those whom we should have killed would not, for allthat, be less dead.""Then leave the place to us, and you will perform the partof a good citizen.""First of all," said the Count, "I am not a citizen, but anofficer, which is a very different thing; and secondly, I amnot a Hollander, but a Frenchman, which is more differentstill. I have to do with no one but the States, by whom I ampaid; let me see an order from them to leave the place toyou, and I shall only be too glad to wheel off in aninstant, as I am confoundedly bored here.""Yes, yes!" cried a hundred voices; the din of which wasimmediately swelled by five hundred others; "let us march tothe Town-hall; let us go and see the deputies! Come along!
  come along!""That's it," Tilly muttered between his teeth, as he saw themost violent among the crowd turning away; "go and ask for ameanness at the Town-hall, and you will see whether theywill grant it; go, my fine fellows, go!"The worthy officer relied on the honour of the magistrates,who, on their side, relied on his honour as a soldier.
努力せず 立ち位置が違う 私は放棄を恐れる。 以前にどこかで 女性的感受 鉄道も Oさん 残念ながら 眠りにつくよ 結論に辿
3 comment(s) / post new comment